那些关于成长过程中的伤痛,咱们还是好好演戏吧

51届的金马奖上,张艾嘉作为执委会评委会主席热情、大方、利落,好感倍增。想来张艾嘉的电影,梁洛施的复出片,总是要去院线支持的。排片很低,深圳龙卷风暴雨,影厅上座率不到10人。

初次决定看念念,完全就是被它的海报设计所吸引,其次是它的导演——张艾嘉,再次是女主角——梁洛施。海报当中张孝全抱着梁洛施两个人安静的睡着,静谧而又温暖,就像两个午觉小憩的小孩,画面美好的让人不忍心打扰。海报左端则显示着一行小字:有没有一个人,你以为忘了,却影响你一辈子。如果单就海报来说,可能大部分人都会错以为此电影必定是在讲述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但影片播到三分之一,我才真正明白了电影想要讲述的并不只是爱情那么简单,还有成长、亲情、蜕变,这些元素似乎也早已经成为了青春电影里抑或说是台湾电影里所惯常出现的主题,但文艺女导演张艾嘉的念念,还是带给观众一种耳目一新的感受。
    
影片当中的女主角育美(梁洛施饰)是一名画家,其男朋友阿翔(张孝全饰)是一名拳击选手,两个人总是为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小矛盾就会拌起嘴来,就像两个长不大的小孩一样。育美的画作总是充斥着一股让人无法看懂的压抑感,她的画作,始终都是同一主题:大海、红色和圆圈,这实际上就是她自己的一种情绪的外化:愤怒、不解、困惑,而这些也是育美始终长不大的真正原因。她在电影当中一直处于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并且还会定期去看心理医生,吃安眠药,间歇性呕吐等。阿翔热爱他的拳击生涯,甚至在打比赛的过程当中导致视网膜脱落,但是却被教练教训称不是这块料,最终在一次大爆发之后放弃了这个执着的梦想。片子当中的第三个主人公育男(柯宇纶饰)独自一个人住在台东,并且负责着台湾人并不是很熟知的绿岛的导游工作,他看上去很孤独,性格也很怯懦。

       之所以选择看《念念》,是因为两个标签:梁洛施、张艾嘉。带着很高的期待,看完后收获的是满意。
       《念念》,英文译作murmur of the
Hearts。无疑,这是一部”走心“的电影。
       和梁洛施”相遇“,是她的同名电影《伊莎贝拉》,这部电影我看了多遍。
       和张艾嘉“相遇”,是一部电影《观音山》,里面她是一位失去儿子的”疼痛“母亲。
       柯宇纶,他是《翻滚吧,阿信》中的菜脯,里面阿信的麻吉好友。
       张孝全,我只看过他《爱的发声练习》。
       他们都是有童年”伤疤“的孩子,育男和育美在很小的年纪因为家庭的破碎而分开,这也同造就了他们心灵上的伤害。虽然妈妈很疼爱他们两个,对他们的爱是均等的,可彼此都以为妈妈最爱的是对方,育美甚至怀疑妈妈对她的爱是否真的存在。
       阿翔的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海难死去,他梦想当一名拳击手打比赛,他想打给爸爸看,他想证明自己,同时他又爱着打拳击希望自己做好。意外的眼疾让他丧失了比赛的资格,接连遭受教练告诉他”他对打拳击没有天赋“的打击,让他迷失了自己。
        育男育美的妈妈,在平凡环境中给孩子创造最美的童话故事,希望孩子都能够按照自己的兴趣发展将来,却也有与丈夫最不和谐的夫妻关系。
       一对夫妻,不管是物质上还是心灵上,出现了不能同步的情况是可怕的,这应该是存在育美爸爸和妈妈之间最大的问题,他们灵魂上不能对话了。
       有太多的问题困扰着育美,和男友阿翔的口角,怀孕在身的她在过去和未来之间纠结,妈妈难产而死无疑在她心理上留下很深的阴影,男友阿翔又专心在梦想打拳击比赛上。本来是安慰男友的话语都会引来不必要的争吵。她考虑再三提出了分手。
       他们每个人都是带着伤疤在成长,电影中”无影人“出现在育美身边,也出现在育男身边,或许它只是一种暗示,暗示他们心底最脆弱的存在,暗示他们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的存在,只是日常的他们并不得而知。
      电影采用了很多”穿越“画面,长大后的”育男“穿越回妈妈身边与妈妈的一段对话,释怀了他多年以来一直介意的事情——妈妈爱的分配。长大后的阿翔”穿越“到爸爸身边,释怀了他一直以来的困扰——爸爸的离开,他一直以来对梦想的坚持。那个在海边对着”虚无爸爸“的存在挥动拳头的阿翔终于拿起手机对育美说着”我爱你“。
      整个电影前面大部分画面让人感觉到疼痛,迷失,和对爱的追寻。他们都是生活在大都市的普通你我,对爱的追寻,为更好生活的努力抗争。
       电影的结局是明媚的,给你我以希望,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好好生活下去。育美妈妈的难产死去给心灵上留下的阴影在那次公车孕妇的意外事件后得以释怀。她和阿翔,他们相互扶持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过起了普通都市人的平凡幸福。
       电影的结尾,以一本插画绘本《送小鱼回家》来做为故事的Ending,《送小鱼回家》不只是给儿童的童话故事,也是送给每一个成年人的故事,它告诉我们要直面内心的恐惧,不要因为害怕而止步不前。电影已经结局,但生活故事还在继续……
       

电影的第一印象是:是故意还是真实?他们都老了!
——李心洁的鱼尾纹、张孝全的发际线、梁洛施的脱发和不再剔透的肤质。

本片通过回忆与现实的交叉剪辑来起到辅助剧情说明的作用。原来育美和育男是分开多年的兄妹,两个人本来是土生土长的绿岛人,但是聪明美丽而又不甘平凡的母亲终于在一个暴雨交加的夜晚带着女儿离开了家,去台北追求自己梦想当中的爱情和生活,留下了哥哥育男与爸爸,自此一个完整的家庭一分为二,并给两个幼小的孩童心中留下了很深很深的阴影。

接着,我看到张艾嘉作为编剧和导演的野心。看起来是个很深刻的题材:原生家庭父母不睦、母亲出走的原罪;绿岛在台湾政治下的变迁;外来人口与本地闽南人的联姻——可惜一个都没有表达好。

而这也就是育美为什么一直处在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并且害怕要小孩的原因,因为童年还小的时候就经历了与自己哥哥的分离,在异乡见证妈妈难产的噩耗,这些对一个年龄尚小的孩子来说足以构成很大的心理阴影,并且在日后的生活当中体现出来。而阿翔,他之所以那么热爱拳击手的工作,原因是出于自己童年时期父爱的缺失。父亲在很小的时候就把他送到拳击所进行训练,自己忙于工作跟家人聚少离多,小时候的阿翔最开心的一件事就是每次父亲出海捕鱼回来与他切磋“武艺”,而这种习惯和坚持在父亲遇到海难之后反而更加加强了。育男,年龄尚小就经历了母亲带着妹妹离家出走的悲剧,长久生活在爸爸没好脸色的阴影之下,他的性格脆弱而又敏感。母亲,变成了他一种遥不可及的幻想。对于母亲,他也有很大的怨恨成分在里边,比如,为什么当初选择了要带妹妹走,而不是自己?

故事充斥矫情兮兮的大片段的幻觉——幻想与过世父母亲的对话、又白又肉麻。家庭原罪带来的成长的愤怒、以及烂俗偶像剧桥段:怀孕(育美怀孕)、车祸(育美遭遇车祸)、病痛(翔视网膜脱落)、巧合(育男巧遇育美女儿,并老年痴呆到多买了育美的画册都不知)。

当然,怨恨总是要找到一个出口宣泄,剧情才能够得以发展,爱玩文艺的张艾嘉当然不会忍心她的男女主角们通过残酷暴力的方式来完成自我成长的蜕变,而是采用了一种温和的、并且观众都能够接受的处理方法:让育美亲眼见证新生命的诞生,阿翔与想象当中的父亲切磋“武艺”,育男则在一个朦胧的睡梦中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母亲。三个孩子通过直面自己内心的怯懦,接受了成人礼,正式成为成人大军中的一员。

可怜张艾嘉对电影的热爱,但精力、才华不支啊。
如她所言,她是认认真真的在拍电影,但是或许就像剧中教练对翔所说,“不是你拳击不够努力,是你不是这块料”。

育男与牧师在绿岛小教堂的一段对话大概能道出来当今社会一个普遍存在于年轻人身上的问题:之所以不想结婚,不要小孩,可能正是因为小时候经历了同影片中男女主角同样的阴影,家庭的破碎,亲人的逝世都是他们害怕去组建新家庭的罪魁祸首。所以当心理医生问起育美为什么不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阿翔时,是因为怕他离开,还是怕生孩子时,她也只能茫然无措的说上一句“我不知道”。事实上,她是两样都害怕。
 
有人说,有张艾嘉的地方,就一定逃不开文艺和情怀。念念或许延续了她之前作品的一贯风格——温情,伤感,但也美好。总之看完电影内心还是很感动的,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时间的历练,与自己和解才能与他人和解。而作为女主角育美的扮演者梁洛施来说,经历了结婚生子,离婚到复出影坛,想必她的内心一定会有很大的触动,驾驭起角色来也是很有把握,影片让我看到了一个更好的梁洛施,身为人母的她更美了。

艾嘉姐姐,咱们还是好好演戏吧!

相关文章